产品分类
新闻中心

义乌市玩具行业迎来冷思考

  前言:六一儿童节已过,可六一期间各方媒体关于中国玩具行业各种“不规范”、“不标准”现象的报道却如一片乌云,始终遮挡在义乌玩具市场的上空。义乌市玩具行业协会曾就此紧急召开理事会,采取积极应对方案,回应各方媒体报道,不过收效甚微。
  
  记者经过多方采访发现,义乌玩具不仅存在“两套标准”,甚至存在“多套标准”。而这些标准形成的背后,有着太多企业,市场,乃至行业发展的无奈。
  
  我市玩具企业大多使用无毒“增塑剂”
  
  【增塑剂】台湾称“塑化剂”,凡添加到聚合物体系中、能使聚合物体系的塑性增加的物质,都可以叫做“增塑剂”。“增塑剂”分为内增塑剂和外增塑剂,现在人们一般说的“增塑剂”,都是指外增塑剂,邻苯二甲酸二辛酯(DOP)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(DBP)都是外增塑剂。
  
  义乌市凯利玩具有限公司主营塑胶响公仔玩具,小鸭子等小动物造型的软胶玩具深受小朋友的喜爱,尤其是在夏天,软胶材质的游泳玩具成为市场的热销产品。
  
  “凯利玩具”负责人任总,经营这类产品已有8个年头,他熟悉国家3C认证的每个相关项目,其中包括最近屡见报端的“增塑剂”。“增塑剂”是多种塑料添加剂的总称,而“邻苯二甲酸酯”是厂家较为常用的一种,添加了该“增塑剂”的塑胶制品,产品韧性好,亮度增加,在儿童用品的奶嘴、奶品等对产品韧性和亮度有要求的产品上,应用较多。
  
  早在2009年,义乌市玩具行业协会就牵头,率先使用一款由兰溪某厂生产、足以代替含毒增塑剂的“增塑剂”产品。“凯利玩具”积极搭乘义乌玩具行业的进步快车,生产的产品虽然同样也在添加“增塑剂”,但一直保持使用无毒增塑剂的惯例;遇到欧美市场的订单,还“下血本”使用规格更高的“增塑剂”产品。
  
  据悉,目前国内有10多家企业生产无毒“增塑剂”,已完全能够满足企业添加剂的需求。
  
  另外,无论取得国家3C认证与否,义乌玩具企业都要接受浙江方圆检测机构每半年一次的抽检,有着严格的把关。任总表示,按照国家标准严格执行,绝对不会出现所谓的“毒玩具”,欧美国家对于国内“毒玩具”的大肆报道,更像是一种“商业手段”,或是一个“缩减进口贸易的手段”。
  
  “他国标准”或高不可攀,
  
  或远低于我国标准
  
  【3C认证】是中国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,英文名称为ChinaCompulsoryCertification,英文缩写为CCC。“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”是各国政府为保护消费者人身安全和国家安全、加强产品质量管理、依照法律法规实施的一种产品合格评定制度。
  
  据了解,自2007年6月1日起,我国就对玩具实行了强制认证,凡列入该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内,但未获得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、或未加施中国强制性认证标志的玩具产品,不得出厂、销售、进口或在其他经营活动中使用。其中包括童车类玩具、电玩具、塑胶玩具、金属玩具、娃娃玩具等。
  
  据了解,虽然我国国家标准参照欧美最高标准制定,但并非所有国家都认可中国标准:欧美发达国家对进口玩具的要求过分严苛,部分发展中国家的进口标准又低于我国标准。
  
  义乌市玩具行业协会会长李樟新举例说,出口沙特的产品以遵循国家标准为主,但部分贸易商为降低进货成本,甚至降低产品生产标准,原因就是沙特的玩具进口标准远低于我国标准。李樟新又以美国为例,美国曾设定玩具中含铅量不能超过万分之一,较之前的万分之六整整提高了6倍,因此行业内流传着“真空包装玩具产品并真空运往美国”的说辞。
  
  义乌市玩具行业协会副会长楼其进表示,美国各大州都有各自的进口玩具产品标准,为了保证产品出口,企业只能硬着头皮迎合这些标准,所以,他认为,企业并非在选择性制定标准,而是针对贸易对象国的情况对产品标准进行调整。业内人士也表示,义乌市场不止两套标准,诸如针对各个国家标准,针对采购商特别要求的标准做出的标准调整,都是不可避免的无奈之举。
  
  不过,玩具行业对于美国制定“高不可攀”的国家标准表示怀疑,“这应该是他们对国外企业的贸易壁垒。”
  
  此外,玩具企业主纷纷反映,当务之急是如何让国家标准与国际接轨,去拓展玩具行业的外贸市场。
  
  行业亟待“出口产品备案”
  
  “玩具行业标准被不断主观弱化,企业不自主实施标准,是不可避免的现象。”义乌市爱就推门玩具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,由于部分企业的市场定位较低,主要针对国内外的低端玩具消费市场,因此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工厂就出现“偷工减料”的现象。“不过这样的企业在义乌比较少。”
  
  其实针对这一情况,义乌市玩具行业协会正在积极筹备玩具行业的产品出口备案。会长李樟新说,出口玩具的备案服务一直都有,但由于产品备案条件过高,部分条款已经超过国家标准,中小企业实施起来有难度;此外,部分出口产品存在根据采购商要求“特别订制”的情况,产品情况参差不齐。目前,协会正在积极沟通降低出口产品备案条件。
  
  “让更多的企业做到出口产品备案,这样才能达到产品出口之后可追溯的目的。如果是义乌企业,我们就能找到企业;如果义乌是中转站,我们能通过信息找到经销商,进而找到厂家。”李樟新说,“出口产品备案”的意义深远,是义乌“试点”期间有助于行业发展的一项重要配套措施。
  
返回上页